您的位置: 信宜信息网 > 历史

仗剑万里第六十四章各施手段1

发布时间:2019-11-21 23:10:44

仗剑万里 第六十四章 各施手段

可是这种冷静随着一个女人的出现土崩瓦解,穆凡不自觉的握紧拳头,袖子中手臂青筋暴露。

“居然会在这里遇到她,真是……”

穆凡心神恍惚,呆呆的望着汪云芳。

黑勾栏河面上,这个女人和她的师姐交手,提到了他父亲的死因。

穆凡很想知道此事的细节,可又有太多顾虑捆住他的手脚,锁住他的咽喉。

汪云芳和她的弟子发现了穆凡的目光,看着他直勾勾的眼睛,难免生出怒意。

小婉发现了穆凡的异常,伸手拉住穆凡的袖子,微微晃了两下。

穆凡惊醒过来,连忙说道:“不知这位姑娘是谁?长得好生标志。”

“大胆,登徒子。师父岂是你可以惦记的。”汪云芳身后的女子怒道。

穆凡笑道:“原来这位姑娘是你的师父,实在抱歉,我看她美若天仙,竟没想到她不是同辈中人。”

那女子说道:“那是自然,师父驻颜有术,世间几人能胜过……”

她话没说完,瞥见站在穆凡旁边的小婉,下面的话立即说不下去了。

耿良连忙出来打圆场,“年轻人,看到貌美的女人,定力不行,难免有些冒昧。”

汪云芳是客人,这场宴会的中心是耿良

。现在耿良发话了,她也不好落了耿良的面子,便顺着台阶下了,“没什么,年轻人嘛,一点小事,何足挂齿。”

穆凡暗自松了口气,还好他反应快,将问题转到汪云芳的样貌上。

没过多久,盛华步入场中,刚刚的插曲立即被众人抛诸脑后。

盛华是落雪城的知府,调任到这里的时间并不长。

上一任知府任期中,出现了活死人大军攻打周边城池的事。这件事不是他能控制的,可以说是“神仙打架,凡人遭殃。”

总有人要背锅的,他就是那个被拉去背锅的人。

盛华调到落雪城时,面对的是一堆废墟。他还是有些能力的,始终将混乱维持在可控范围内,没闹出大乱子。

见他来了,古玉昆主动上前相迎,耿良紧跟其后。汪云芳也赶忙起身,迎接盛华。

要论修为,三人都胜过盛华,但要论其权势,谁都不是比不上他。

盛华和众人客套一番,古玉昆亲自带他落座。

黄旭到来时,大家也都客套了一番,可都没有面对盛华时认真。

夏天是最后一个到的,脸上看不出表情。

古玉昆见他真来了,知道他肯定没安好心。他没有上前迎接,一句客套话也没说。

刚才的氛围随着夏天的出现,一瞬间荡然无存。

穆凡见此情景,心道:“夏天来者不善,这场宴会恐怕要出变故。”

他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古玉昆和夏天的表现,觉得二人都不是合格的上位者。

古玉昆对夏天的漠视,说明他不想和夏天修复关系。既然没有这个打算,就不应该给夏天送请柬。

夏天对他不搭理,却带人来了古玉昆的势力范围。这不仅是不合格,更是愚蠢的表现。

又过了一刻钟,宾客基本来齐了,古玉昆宣布宴会开始。

穆凡和小婉坐下来吃东西,但二人一滴酒都没沾。

从夏天出现的那一刻,这场为耿良接风洗尘的宴会已经变了。宴会会以何种形式结尾,成了一个未知数。

宴会开始时,气氛微妙,过了一段时间,大家看似聊得火热,但实际上所有人都密切关注着夏天、耿良,以及古玉昆。

“我们在这里聊了那么久,还不清楚耿兄弟的来头呢。”汪云芳把话题引到耿良身上。

穆凡没有停下手中的筷子,像没事人一样,继续吃着盘子里的饭菜。

他知道,正题开始了。

汪云芳笑道:“古大哥也不给我们介绍介绍。”

古玉昆一拍大腿,说道:“看我这记性,宴会要给耿老弟接风洗尘,竟忘记介绍他的。”

“该罚,该罚。”他举起一杯酒,仰头一饮而尽。

“我这耿老弟啊,是剑宗的高手。”

黄旭道:“原来是剑宗的人啊,气度不凡。耿老弟旁边的两个弟子也是人中龙凤,日后必能有一番成就。”

其他人纷纷应和,只有夏天只顾吃饭,不发一言。

“不知耿老弟在剑宗担任什么职位?”盛华趁机问道。

众人来此,或多或少想弄清耿良的来历和实力。胡玉昆对耿良十分重视,这说明耿良的实力一定不弱。

耿良说道:“剑宗有剑宗的规矩,有些事不方便透露。”

“本知府不是有意冒犯。”盛华抿了一口酒,“当我没问。”

耿良道:“算不上冒犯,不知者不罪。”

夏天站起身来,对耿良举杯道:“兄弟从那么远的地方来这里,可是剑宗有什么安排。”

耿良同样站起来,拿着酒杯,“我只是路过,在这里待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众人眉目略微舒缓,耿良不日就要离开,是一个好消息。尤其是盛华,他应该是最开心的人了。

耿良的存在,极有可能打破现在的平衡。如果他的实力已经达到灵虚境,并且帮助古玉昆,就会使古玉昆占据巨大的优势。

盛华希望各方势力能一直保持平衡的局面。等到战争结束了,朝廷调回高手,,一举把他们全收拾了。

耿良也知道众人的担忧,所以明说自己不会就留。打消众人的疑虑,帮古玉昆去除压力。

可耿良这么说,众人确实都听到了,但信与不信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耿良刚刚坐下,夏天把身后的人叫到前面,说道:“小鹏一直听说剑宗的剑法冠绝天下,今日有幸见到剑宗高手,想向你请教几招。”

小鹏抱拳一礼,“还请耿前辈手下留情。”

“剑宗剑法确实厉害,只是我只学到了皮毛。”耿良不卑不亢道。

盛华道:“哎,耿兄弟此言差矣,一个小辈想与你切磋两招,你这样消极避战,岂不辱没剑宗的名声!”

其他人有意无意的露出一些轻视的眼神,好像早有商量一般。

耿良知道盛华和众人是在激他,可他不得不动手。

小鹏实力还未达到灵虚境,一个空灵境的晚辈请教前辈几招剑法,再正常不过。

众人推波助澜,迫切想知道他的实力,甚至将剑宗名誉都抬出来了。

耿良虽是假冒的剑宗门人,但他毕竟用了这个身份。而且如果他一直不出手,隐藏实力,必会让人怀疑他来此的目的。

早在宴会开始前,他和古玉昆便知道,一定会有人试探他的实力,只是不知以某种形式而已。

古玉昆举行这个宴会,正是想对他人说明:“我古玉昆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,不搞那些小动作。”

天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最好
六盘水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
烟台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内丘县人民医院
广东药学院附属第三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