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信宜信息网 > 美食

乳企吐槽自建奶源美好初衷遭遇现实考验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16:30:47

2008年8月留给我们的印象最深的不只是北京奥运会,还有改变中国乳业发展进程的“三聚氰胺”事件,随后的六年时间里,国家和乳企一直在为提振消费者信心而努力。

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宋昆冈一直对外表示:“我国婴幼儿配方乳粉标准是世界上最严的。”而这种观点在近年来乳业多项论坛活动中,也被乳企和业界专家所引用。

在诸多整顿措施中,“自建奶源”是部分业内人士认为既治标又治本的政策。“搞养殖的和搞生产销售的不是一家人,大家都只考虑自己那部分利益,能不出事吗?”中国奶业协会名誉会长刘成果曾如此分析。

近日,一位国内乳粉企业人士向称,政策初衷是好的,即从源头上保证乳品安全,但术业有专攻,如果要求加工奶粉的企业去搞奶牛养殖,甚至是种草,这显然是有难度的。

争议“自建”

“三聚氰胺”事件爆发后,国家层面不断拧紧乳业的螺丝扣,一系列整顿政策频出。

2013年6月,国家食药监总局、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九部委发布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的意见》,要求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须具备自建自控奶源,并开展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再审核再清理工作。

2013年12月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《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审查细则(2013版)》,这也被业界称为“史上最严”乳粉新规。其中提到,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的生产原料要来自自建自控奶源。

上述两项规定包含一个相同的标准,即“自建奶源”。为何会反复强调,行业协会给出的解释是:乳制品的安全,关键就是奶牛养殖的安全,只有从源头把控好,才能保证消费者喝到高品质的放心奶。

按照正常逻辑来分析,这种“先奶源后市场”的说法似乎说得通,一部分乳业上游从业者也经常对外称“得上游者得天下”。不过,“自建奶源”这项规定则让下游部分乳粉加工企业陷入尴尬。上述乳企人士向本报反映,公司创立二十多年,老板一直在乳粉加工上下功夫,那有时间和精力在养牛、种草方面补课?

“这也让上市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很纠结。”该人士介绍,将在资本市场上融到的宝贵资金用来发展上游养殖,这是一个投入大、回报周期长的领域,并不能在短期给这些人带来具有说服力的业绩数据。

另一位国内奶牛养殖企业高层告诉本报,事实上,单纯的乳粉生产企业对原奶的需求量并不大,需求最大的还是那些以液态奶为主的下游企业。

需求量并不大,但需要很大的投入,包括资金、精力和时间,这也导致乳粉企业在自建奶源上步伐吃力。光明乳业总裁郭本恒曾在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第18次年会上表示,自建奶源在很多情况下都是企业“做做样子,给媒体、给社会一个交代”,因为自有奶源成本太高,企业根本没办法自己建设。

安全何在

在争议声背后,是乳业探寻安全之路的迷茫。

资深乳业专家王丁棉昨日向本报称,自建奶源就一定能保证国内乳业安全吗?某家乳粉企业的四川眉山工厂此前曾被检出黄曲霉毒素M1超标,企业对此称是奶牛食用霉变饲料引发的。

“即便是自建自控奶源,在饲养过程中还是存在一些风险隐患,玉米、豆粕等饲料如果发霉,奶牛吃后就会导致牛奶黄曲霉毒素超标。”王丁棉如是称。

据他介绍,目前“自建奶源”只是一个美好的传说,政策文件至今还没有一个量化标准。大部分乳粉企业的自建奶源只能满足15%~20%的原奶需求,其他大部分仍需外部供应。

当被问及乳业安全究竟该如何保障时,王丁棉向本报分析称:一是原料供应,目前国内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九成原料都来自进口,这种对本土风险的担忧一定要得到扭转,而这需要乳企在上下游上下足功夫;二是包装、工艺,市场上经常发生的虫子问题就缘于包装上的疏忽;三是运输中避免后期二次污染。

此外,添加成分上要适当。“国家食品安全法对于添加物规定,有必要才添加,仅仅是为了调得香一点,真的很有必要吗?”王丁棉称。

“引以为豪的并非‘全球最严’的政策监管,如果‘无为而治’仍能生产出好奶粉,那才是值得骄傲的。”东方艾格乳业首席分析师陈渝告诉,好奶农才能养好牛,好牛产好奶,通过诚实劳动获得相应报酬,这才是一种正循环,建议乳业加强对人(奶农和经营者)的素质培养,从根本上形成与国际品牌抗衡的核心竞争力。

(:曹瀛)

最新资讯
芯片
两宋元明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