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信宜信息网 > 时尚

无限之至尊巫师 第二十九章 浪荡约见落魄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 05:28:19

无限之至尊巫师 第二十九章 浪荡约见落魄

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

这话可以是臧克家的《有的人》中的段落,也可以直接按照字面意思解释。

前傲罗弗拉克·欧文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真正的欧文已经死了,但在别人眼中,他还活生生的存在着,并且混的不错。

这个孤僻的怪人因执念而丢了傲罗的工作,在典当行冒犯了凯瑟琳·沙菲克,哪怕被其原谅,仍因当堂大放厥词而被法官判了一年监禁。

够衰了吧?哪知出狱后,这家伙去向凯瑟琳诚恳道歉,竟然因此加入了魔眼商会,这才两年多时间,就已经风生水起,俨然是个人物了。

当然,现在巫师们更愿意亲切的称之为我的商会。魔眼的英文缩写是ME,而该商会,走的是极为亲民便利的路线,让巫师消费者们有种店就是我家开的,想要什么随心所欲,‘我的商会’由此而来。

一份好工作,再加上欧文本人虽很少回去,却懂得给带着尚未成年的弟妹、生活困顿的母亲定期寄钱了。

相熟的人对他的个人评价均有所提高,甚至有人在闲谈时还开玩笑的说:或许我也该让我那个忤逆儿子去蹲一年监牢,说不定也会像欧文那样开了窍!

实际上欧文蹲班房,正是他安排的剧情。原因很是不少,包括让魔眼商会的核心员工的过往更具多样性。还包括对这个角色悉心调制的需要。

欧文跟其他虫群不同的地方在于,他有着降临系统。

降临系统,是凯恩为铁血虫群配置的辅助系统之一。

它的主要作用,就是让他这位虫群之心,可以随时切换到各个职务岗位,亲身观察和感受现场情况。

另外,也方便在基层指挥官悉数阵亡的特殊情况下,更效率的空降脑虫,重新统御虫群。

只不过如果是空降指挥官,还要搭载授权系统,同样是辅助系统,它会携带相应的基因改造方案,配合资源,迅速将被选中的躯壳,改造成适合指挥官使用的类别。

主要是强化大脑及相关系统,脑虫是靠心灵感应控制麾下,对精神力有硬性指标。

原本的欧文在家人名下是个混蛋。

在傲罗亨利·里维斯名下是脾气对路的好基友。

对外则能算是坚定的正义人士,自从一名黑巫师生吃了他的宠物猫之后就是了。他跟食死徒和黑巫师的势不两立,很有名。

凯恩让他变得更符合普世价值观。

浪子回头,曾经叛逆,如今成熟了,懂得关心和照顾自己的亲人。也懂得少一点棱角,多一点忍让,和他人维持至少表面上的平和相处。

果然像凯恩想的那样,人们更愿意看到这样的欧文,包括其血亲。

“欧文,这次又跑去哪里采购了?”酒保卡尔笑呵呵的问,露出一口让人倒胃口的烂牙。

这里是霍格莫德的猪头酒吧,在这里,将脸藏起来似乎是一件很时髦的事,而欧文,是少数不介意让自己的面孔公诸于众的巫师。这代表着没有秘密,不在乎被看到、听到。

卡尔也是因为这个才会大咧咧的问,对他而言,能跟这样的客人递几句话,是一种放松。

“阿尔巴尼亚,某位先生对他想要的新式抽水马桶的用材,有着严格的要求。”

“抽水马桶?”

“一种麻瓜发明的便桶。”

“哦,禁止滥用麻瓜物品司不找麻烦吗?”

“公众健康部考虑到卫生排泄所带来的种种益处,解禁了这种物品。”

“听起来是个好消息。”

“还行吧,至少坐着拉屎不累。顺便看个报什么的。《预言家》也是申请解禁的大力支持者,他们还专门开辟了专栏,讲抽水马桶的渊源和现在的风格流派。说起来最早的发明使用者是个东方巫师,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在用了。”

“嗯,我一点都不奇怪,精巧的发明大多跟我们巫师有关。来点什么?还是老样子?”

“嗯,老样子。”凯恩并无多大兴趣跟这种封闭且自大的家伙交流,好在卡尔也还算懂事,在客人厌烦前结束了话题,奉上酒和酒杯。

来猪头酒吧喝酒,最好带上自己的酒杯,不仅仅因为这里脏到连角落里的空黄油啤酒瓶子上都积着一层灰,还因为不太安全,尤其是对学生们而言。

欧文在这里有自己的杯子,但他还是用魔杖施展了‘清理一新’。然后才是给自己倒一杯巫果甘草酒,慢慢的啜饮,以及把玩着魔杖。

虽然并没有完整成熟的相关理念,但凭着经验和智慧,奥利凡德还是为魔杖生意赋予了文化内核,有了被广泛熟知和认可的讲究。

魔杖选择人,原因向来无法理解……

凯恩为此发噱,嗯嗯,很神棍。

在他看来,魔杖的材质有属性,所以它确实有相性,但说什么魔杖选择人,就太扯了,不过是玩弄带有宿命论味道的神秘学的伎俩。

以他手中这根魔杖举例。

这是弗拉克·欧文的魔杖,是其自己挑选的,甚至无视了相性,用的也照样不错。当然,这也跟欧文尚未探到频繁使用多种高等魔法有关。

金合欢木,龙心弦,十三英寸长,不易弯曲。凯恩几年前用索命咒击杀巫师宠物鹰时使用的材质色泽暗金的魔杖,就是它

用加里克·奥利凡德的话说,金合欢木是一种品质高贵但傲娇的魔杖木材。它只对非常有天赋的人展现自己的实力,因此很难匹配,并且通常会拒绝除了主人之外的巫师用它施放魔法。

龙心弦代表着强能,不易弯曲意味着耿直。

所以综合的说,该魔杖十分傲气,一般巫师根本玩不转。

可结果呢?欧文用的不错,现在到了他手里,效果更佳。

不光是这一根魔杖,几乎所有他缴获的魔杖,用起来都很顺手。

因为他是性情变色龙,跟所有类型魔杖材质都相性好?显然不是。

发生这样的事,只能说明魔杖本身对施法效果所占比重,其实没有一般巫师们认为的那么大,并且事物从来都是不断变化的,相互影响,谁更强势,谁就在这种相互影响中占据主导地位。

魔杖选择人,相性差就各种不顺畅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现在的巫师太弱鸡。

想想也是,很多巫师的专业能力都不及家养小精灵。哪天家养小精灵来次反奴隶主大作战,那场面,啧啧……

莱姆斯·约翰·卢平并没有让凯恩久等,当他喝完第一杯甘草酒时,卢平就出现了。

卢平穿着一件多处有补丁的破旧袍子,头发花白,脸色苍白,看起来憔悴而疲倦。目前他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,可能也就是这副饱经风霜的样子了。

“卢平先生,这里。”凯恩站起身向卢平招手。

卢平向他遥遥点头致意,随手关上门,然后从容的走了过来。

两人正式介绍之后,凯恩又用‘清理一新’清洁了一只杯子,给卢平倒了一杯。随后举杯道:“卢平先生,祝贺你就职成功。”

卢平被搞楞了,他以为这次见面是带有面试性质的,怎么一见面就已经举杯祝贺就职了?莫非自己被施了法术,遗忘了中间的全部环节?

凯恩笑了笑:“别让我一个人举着酒杯啊,我保证会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的。”

卢平是个干练果决的人,当下便笑着表示自己失礼了,然后跟凯恩碰了杯,在这一刻,他选择了坦诚,而不是矜持,他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。

绍兴治疗白癜风方法
汕头治疗男科专科医院哪好
佳木斯市肛肠医院怎么样
长春牛皮癣医院那里好
西藏牛皮癣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